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好了歌的博客

聊城大学附近破产一企业下岗一工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飞鸟各投林》之再分配  

2010-10-28 10:54:3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《我的红学研究》之一百

        第五回,《红楼梦》曲的最后一折是《飞鸟各投林》。在此曲,作者将“金陵十二钗正册”里的十二个女子的悲惨结局又分别作了高度概括。早在上世纪二十年代初,俞平伯先生就发见这个问题。他经过悉心排比,精心论证后,得出如下之结论:此曲除“好一似”以下两句是总结本折之词,以外十二句恰恰分配十二钗。俞先生是怎样分配的呢?为行文方便,抄录于下:

         1】为官的家业凋零——史湘云

         2】富贵的金银散尽——薛宝钗

         3】有恩的死里逃生——贾巧姐

         4】无情的分明报应——妙玉

         5】欠命的命已还——贾迎春

         6】欠泪的泪已尽——林黛玉

         7】冤冤相报岂非轻——秦可卿

         8】分离聚合皆前定——贾探春

         9】欲知命短问前生——贾元春

       10】老来富贵也真侥幸——李纨

       11】看破的遁入空门——贾惜春

       12】痴迷的枉送了性命——王熙凤

        平心而论,八九十年前俞平伯先生对《飞鸟各投林》便有如此高妙的推论,不能不为后学者钦敬。是不是俞说已成定论,毫无商榷的必要了呢?笔者以为并不尽然。

         其一。关于“欠命的命已还”的质疑。

         俞先生将“欠命的命已还”分配给迎春,这是不恰当的。我们知道,浑名“二木头”的迎春,为贾赦之妾所生。她出生后不久,亲娘便死了,后由王夫人抚养长大。卑贱的出身,懦弱的天性,使得“谁都不把她放在心上”。自己的金丝凤被乳母拿去典了银子,丫环绣桔要去回凤姐,她却忙道:“罢、罢、罢、省些事罢,宁可没有了,又何必生事。”此事为乳母子媳王住儿媳妇偷听到,她倒打一耙儿,反而说迎春沾了她们的银子。绣桔又气又急,与之分辨,迎春却忙上来相劝。见劝止不住,只好拿了本《太上感应篇》来读。在通部《红楼梦》里,“戳一针也不知道嗳哟一声”的迎春,没打过丫环,没责过下人,更别说欠人命了,将“欠命的命已还”分配于她,岂不冤之?笔者以为:“欠命的命已还”应指王熙凤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嘴尖心苦,两面三刀;上头一脸笑,脚下使绊子;明是一盆火,暗里一把刀”的王熙凤,“从来不信什么是阴司地狱报应”。为了三千两银子,她弄权铁槛寺,致使张金哥和她的未婚夫双双自杀。原来跟她的四个丫环,除平儿外,被她折磨的死的死,走的走。她毒设相思局,诱使贾天祥一命呜呼。她得知贾二舍偷娶尤二姨后,顿生妒意,明修栈道,暗度陈仓,迫使“花为肠肚,雪为肌肤”的尤二姐吞金身亡。她怕张华泄密,或日后翻案,坏了她的名声,命旺儿“务必将张华治死”。只是因旺儿不愿从命,哄她说张在京口地界为强人拿闷棍打死,才使她少欠下一条人命。在她弄权的日子里,直接死于她手下的就有七、八条人命。王熙凤岂不是个欠命的主?

        后四十回出自何人之手笔,学术界尚无定论。凤姐早死,且死的极惨,当是作者之原意。不然他不会在第五回为她写下“一从二令三人木,哭向金陵事更哀”的判云。

         其二,关于“冤冤相报岂非轻”的质疑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俞先生将“冤冤相报岂非轻”分配给秦可卿,或许是看到此句中有个“轻”字。但“轻”终不等于“卿”。冤冤相报,是指冤家对头相互报复。秦可卿作为重孙媳妇中第一个得意之人,在荣宁二府中“那长一辈的想她素日孝顺;平辈的想她素日和睦亲密;下一辈的想她素日慈爱;以及家中仆从老小想她素日怜贫惜贱、慈老爱幼之恩”。虽说,她不知自重,最后落得个“画梁春尽落香尘”的悲惨结局,但这终不是冤冤相报的真谛。笔者以为:“冤冤相报岂非轻”应指迎春。

        随着贾府的衰败,奢侈惯了的贾赦用了孙绍祖的五千两银子,因无力偿还,最后只好将自己的亲生女儿迎春当做“抵押品”嫁与了他。孙、贾两家虽是世交,当年不过是孙家的祖上希慕荣宁的权势,有不能了结之事才拜在门下的。迎春来到孙家,孙百般欺凌她。为什么?《红楼梦》第八十回作了最好的注脚:

        迎春方哭哭啼啼的在王夫人房中诉委屈,说孙绍祖“一味好色,好赌酗酒,家中所有的媳妇丫头将及淫遍。略劝过两三次,便骂我是‘醋汁子老婆拧出来的’。又说老爷曾收着他五千两银子,不该使了他的。如今他来要了两三次不得,他便指着我的脸说道:你别和我充夫人娘子,你老子使了我五千两银子,把你准折卖给我的。好不好,打一顿撵在下房睡去。当日在你爷爷在世时希图上我们的富贵,赶着相与的,‘论理我和你父亲是一辈,如今强压我的头,卖了一辈。又不该作了这门亲,倒没的叫人看着赶势利似的。’”

         由此可知:因五千两银子,孙绍祖对贾赦存有宿怨,但他又不得找贾赦去报。于是,他便把迎春当做贾赦的“替罪羊”,百般凌辱,使得这位“金闺花柳枝”,落得个结婚“一载赴黄粱”的可叹、可悲的结局。这也许正是“冤冤相报”的寓意。

        其三,关于“痴迷的枉送了性命”的质疑。

         俞先生将“痴迷的枉送了性命”分配给王熙凤,我们不禁要问:凤姐痴于何?又迷于何?

         学术界的一致看法是:秦可卿不是病亡,而是淫丧“天香楼”。对此,甲戌本第十三回回末总批有云:

         “秦可卿淫丧天香楼,作者用史笔也。老朽因有魂托凤姐贾家后事二件,嫡是安富尊荣坐享人能想得到者,其事虽未漏,其言其意则令人悲切感服,姑赦之,因命芹溪删去”。

         庚辰本第十三回回末总批也云:

         “通回将可卿如何死,故隐去,是大发慈悲心也,叹叹。壬午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秦可卿何以要自尽于“天香楼”?红学家们早已探得:秦可卿与其公公贾珍在“天香楼”私通时,被其丫环瑞珠、宝珠发现。她们将此事张扬出去。可卿无地自容,随羞愤自缢。

         由此,我们可以试问:秦可卿作为“重孙媳妇中第一个得意之人”,竟然与公爹“扒灰”,岂不是太“痴”乎?

         “扒灰”公爹;诱奸宝玉;闺阁中淫靡荒诞的摆设,不可看出她对情欲的“迷”乎?

          画梁雕栋,羞愤自缢,不正是“枉送了性命”乎?

          综上,笔者对《飞鸟再投林》的再分配是:

           1】为官的家业凋零——史湘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2】富贵的金银散尽——薛宝钗

           3】有恩的死里逃生——贾巧姐

           4】无情的分明报应——妙玉

           5】欠命的命已还——王熙凤

           6】欠泪的泪已尽——林黛玉

           7】冤冤相报岂非轻——贾迎春

           8】分离聚合皆前定——贾探春

           9】欲知命短问前生——贾元春

         10】老来富贵也真侥幸——李纨

         11】看破的遁入空门——贾惜春

         12】痴迷的枉送了性命——秦可卿


 本博所有文字,除草稿箱外,均为原创。未经本人同意,一律谢绝转载。》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66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